天天电玩城 > 竞猜游戏 > 金沙首存送 提现再延期,易到又食言 大股东叫苦:谁来接盘?

金沙首存送 提现再延期,易到又食言 大股东叫苦:谁来接盘?

发布时间:2020-01-10 15:09:50 浏览次数:4666

金沙首存送 提现再延期,易到又食言 大股东叫苦:谁来接盘?

金沙首存送,​易到又一次食言了。

2月21日晚间,易到发通知表示,原本定于2月22日的提现承诺,将延期兑现。即是说,易到司机及乘客在其账户上的钱依旧无法取出。这是继1月25日后,易到再度延期其提现日期。

易到用车收到的提现延期通知 受访者提供

自成为乐视生态链一环后,易到的资金问题一直未见好转。从乐视剥离又被韬蕴资本收购后,易到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。近日其大股东韬蕴资本也陷入困境,发公告表明“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”,欲急寻买家,出售所持易到的股权。

但目前,仍未有消息显示有新的接盘侠出现。

记者探访易到办公地

早已“人去楼空”,保安:此前每天都有人上门找易到

2月19日,韬蕴资本发布一则通知,自曝易到及自己的困顿局面。

韬蕴资本发布通知自曝困局

通知表示,公司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,也多次开展融资自救,但新一笔融资短期难以到位,公司在财务上面临巨大困难。

同时还表示,自2月19日起,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,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,只做基本生活保障,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。

此事一出引发轩然大波。近日记者探访了韬蕴资本办公所在地,位于长安街边东方广场e1办公楼内。但该楼前台告知记者,韬蕴资本目前已经搬离此办公区,不在这里办公。

据腾讯《一线》报道,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表示目前公司已经遣散部分员工,正在缩编求存。并称韬蕴资本的运营危机很大程度上受易到所累。

另一边,易到的处境更为艰难:搬入百子湾这边的大成国际中心尚不足两个月,易到再一次变更办公地点,但去向不得而知。

大成国际中心门口贴有公告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摄

在大成国际门口的栅栏和玻璃上,贴满了印有公章的公告函。发函者为易到办公场所的合同签订方,北京梦想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下称“梦想加”),称易到与其房屋租赁合同已于2月19日到期,并已搬离大成国际。

记者同时发现,此前通往梦想加的大多数出入口均被封死。比如,2层电梯不停,同时2楼的安全门也已焊死,禁止出入。而进入梦想加的正门,则有专人值守,外人不得进入。

据楼内保安说,此前每天都有人上门找易到,通知发出后,还是会有人不相信继续前来。但2楼还有其他公司在办公,影响不小。

梦想加同时张贴了合同解除通知函,表示易到的行为及近期事件已严重违反双方合同,构成根本违约。

易到也贴出了对车主的回复通知,表明是梦想加单方面与易到解除合同,并关闭易到办公权限,公司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地点。

有易到员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年前一周就开始通知在家办公,何时恢复也没有说。还有易到员工反映,公积金最近没有查到缴纳,怀疑已停。下一步是怎样的安排,他们也不得而知。

红星新闻记者也尝试联系易到公关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易到司机还原提现始末

去年10月之前就有不少车主提现失败

易到提现屡次延期

易到提现屡次延期

易到及其大股东韬蕴资本“双双消失”,让众多易到司机心里没了底。如果两家公司是真的“跑路”,司机们想要提现的希望则更加渺茫。

在易到老用户韩先生看来,易到资金似乎一直存在问题,不管历任哪个股东,易到都存在提现难题,司机端提现并不稳定。

据韩先生介绍,在乐视把易到转给韬蕴资本之前,也出现过不能提现的情况,当时易到的办公地还在中关村。

2016年11月,多家媒体曝光易到资金链出现问题,月活跃用户不断下降。随后,乐视挪用易到13亿现金也被曝出,司机提现难、供应商欠款等问题开始集中爆发。

2017年6月,易到对外宣布变更控股股东,韬蕴资本收购乐视所持有的易到股权。然而,韬蕴掌控一年半后,易到再次爆发不能提现的状况。

韩先生说,易到的提现时间是每周五下午2点至5点,但去年10月之前,他和身边很多车主都遇到了申请失败的情况。“提交后显示成功,但没收到钱,页面又变成失败字样。”反复试了几次都不成功,但过了下午5点后,系统显示不再受理,只能拖到下周。

“当时提现就很不稳定,有人每周都能成功,但也有人一个月都成功不了一次。”韩先生说自己最近一次提现还是去年10月,自那之后,易到每周五都会给车主发通知公告,以各种原因表示目前无法提现,只能推迟下个周五,以此类推,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2月。

有耐不住的车主找到易到当时的办公地——建国门万豪中心,要求现场提现。韩先生说,当时易到给去现场的司机登了记,并给每人5000元。“不管你账户剩多少,只给你5000元,意思是先解大家燃眉之急。”这次登记仅持续了1个月,易到再次搬家至大成国际中心。

然而自易到搬入大成国际后,司机们发现依旧不能提现,更不乐观的是,易到不再接待线下登记。

1月18日,本该又是一次提现的周五,车主们却再度收到易到通知,称乐视遗留的债务成为影响车主提现的关键因素,并许诺1月25日起开启线上提现。

但等到那天,韩先生和车主们收到的依旧是一纸通知,上边表明韬蕴资本已启动向乐视及贾跃亭追索欠款程序,提现时间延至2月22日。

几次失信于车主后,易到仍未如期履约。2月22日,车主照例收到易到通知,“这次索性连延期到什么时候都不提了。”韩先生说,很多没能提现的车主都曾是对易到有信任的,没想到反而因此吃了大亏。

现如今对易到车主来说,提现遥遥无期。“我身边知道的就有11万没提出来的,”韩先生称,在北京的司机之前还能走线下,投诉有门,但现在这条渠道也断了。

韬蕴资本发布公开出让易到股权声明

在韬蕴资本发通告自曝困局之前,就有放手易到的打算。

1月21日,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在朋友圈转发一张声明截图,称愿以半价面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。

该声明称,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解决了近60亿债务问题。具体情况是,公司在2017年6月向易到提供了首批6.3亿款项,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。同时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、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、提升净资产26亿。

对于转让易到股权的原因,韬蕴资本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公司能力有限,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。因此向社会公开招募有意愿布局网约车行业、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入股易到,并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。

韬蕴资本的这一声明,引发了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的不满,发声明表示韬蕴“甩锅”,并指责韬蕴一分未付就把易到拿走了。韬蕴资本对此的回应是,入主易到未向乐视支付款项,是因为这是一次承债式交易。

此前,温晓东接受媒体采访时,解释过从乐视手中仓促接盘的缘由——实为乐视资金危机下债转股的无奈之举。

据新京报报道,温晓东控制的蓝巨投资是乐视的重要债权人之一,控股易到,是乐视以此来偿还对蓝巨投资的债务。乐视出让67%左右易到的股权,交易现金价格为5亿美元左右。

这场互撕没有结束。2月20日,温晓东再发朋友圈,自曝与贾跃亭恩怨始末。

温晓东称,根据韬蕴资本和乐视的收购协议,约定易到总体债务不超过23亿,但韬蕴资本入主易到后发现,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飙升到近50亿。而且,乐视利用便利条件产生了一系列数额巨大的不正常关联交易,并试图干扰易到的正常运营。这直接导致车主提现困难。

当贾跃亭的ff与恒大决裂后,温晓东判断再等下去很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,于是将贾跃亭起诉。

据韬蕴资本提供数据,截至2018 年12 月,韬蕴资本帮易到解决了近60 亿负债问题,现有34亿负债中,有28亿为其向易到提供的垫款。

这场恩怨难以避免的波及到温晓东及韬蕴资本。去年底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指出,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韬蕴资本采取限制消费措施。温晓东成了“老赖”。

成为老赖后,温晓东急于出手易到,于是发出声明,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,等待有人接盘;但另一方面,温晓东又强调自己作为投资机构,关注timing(节点),“对于关注timing的我们来说,目前不是能获取合理价格出手的时间。所以我们收缩编制,架构调整都是为了能够争取时间,以求相关资产在合理的价格內得到处置。”

如果此次有人接盘,易到将面临第三次易主的窘境。而目前,还未有消息显示,有谁愿意从韬蕴资本手中接下这块“烫手山芋”。

而易到能否度过此次难关,目前仍寄托与韬蕴资本与温晓东身上。

对于提现始终无望的易到车主来说,不知道还能否等来“下一个”韬蕴资本?

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北京报道

编辑 包程立



最新新闻

推荐新闻